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育儿

今朝小说大赛杀手和他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10:10

他,沉静、机警、目光敏锐、有智有谋、伸手不凡…他是一名刺客,是一名杀手,但却成不了一流的杀手,他破坏了杀手的规矩,因为他身份不够干净,他有一位美丽的妻子!但他一直努力着…  他的代号:孤星。原名:莫月。  --引子    1.  “你确定?”  一个阴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  “是的,银狐,我需要这样一个机会。”  “那么,孤星,我再次重申。这次任务是刺杀一名富婆,而任务的赏金是五百万美金,只要完成,刺客联盟愿意把你的名字刻在一流杀手的名册里。这是指定由你完成的任务,我不知道你怎么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但我必须再次告诉你,和以往的任务不同的是,这次必须先接受任务才知道刺杀的人是谁。现在,你决定吧!”  孤星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此刻已经是午夜时分,他必须回家了,家中的美丽妻子还等着他。为了成为一流杀手,他付出太多了,今夜,终于来机会了。他对着话筒里那个从没见过面的人说:  “我接受了。请告诉我哪里可以拿到刺杀目标的资料?”  对方忽然大笑:  “这次刺杀的目标不用给你资料了。她就是—你的妻子!”  孤星一愣,手中电话随着他的手颤抖起来。  “不,我不愿接受这样的任务。”  “孩子,你忘记刺客第一信条了吗?对所接受的任务不允许反悔,否则永远别想踏进这个最伟大的世界里。”  孤星沉默了,让他离开那个向往已久的世界是多么的残忍啊,但要刺杀自己温柔的妻子,却如何下手?  “银狐,能告诉我雇主是谁吗?”  “你忘记刺客的行规了吗?对于雇主你是永远不会知道的。”银狐停顿了下,似乎在和谁对话,孤星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但经过处理的声波实在难以辨别。  “告诉你个好消息。雇主说她叫‘曼陀罗’。就是统领飞花联盟的女老大。”  孤星再次愣住,他没法想到自己的妻子是如何招惹如此势力。难道妻子那家石油公司惹了谁?他想再次拒绝,但想到曼陀罗的势力和杀手信条就犹豫了。    2.  推开卧室的房门,妻子正熟睡着。那再月光下美丽到窒息的脸蛋,被睡衣掩盖的酮体都让隐没在黑暗里的孤星心疼。  虽然接受了任务,但自己如何下手却犯难了。自己是刺客的身份妻子是知道的,妻子也知道他成为一流杀手的梦想但妻子只是一个企业家,帮不上什么,却一直默默支持着他。既然要杀了她换来自己的名声,那就给妻子一个最美的死法。  “莫月,起床吃早餐啦!”  “亲爱的,怎么又自己动手做早餐,让保姆来就好了啊。”  “哦,不,我喜欢给我最爱的人做早餐。”  两人拥抱,洗漱,亲吻,共进早餐。  “莫月,最近接到过什么任务吗?”  莫月手中杯子一顿,牛奶差点洒出来,安然关心的问:  “怎么了?“  莫月一笑,摇摇头表示没什么。  “再过一礼拜就是我们的十周年结婚纪念日,而且又是我的生日,你决定送我什么礼物?我想那天就我们两个人过就好了…”  安然还在说着,莫月却陷入沉思。一礼拜后午夜十二点也是那件任务的最后期限啊!他根本无法稳定自己混乱的心情。但他还是强忍着说:  “亲爱的我决定送你一场意外的礼物。”  安然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笑靥如花:  “不会送我一颗子弹吧!”  莫月感觉自己心一疼,但刺客的冷静掩饰了心中的波涛骇浪。他已然有了一个计划…  既然那最后一天是妻子的生日,又是结婚纪念日,那就给妻子安排一场自己导演的焰火晚会,在最美的烟火里让最爱的女人成为永远,那是多么壮观且烂漫。  于是,莫月,也就是孤星开始设计出他心中最美的烟火和场景。他要让那一时刻成为永恒。    3.  礼拜三上午十点三十二分,莫月在一栋楼的楼顶,他正用一把5MM的狙击步枪瞄准着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正坐在自家阳台上看着一本杂志。莫月心中大骂着:  “真是个笨女人,说过超过万次了,不要坐在阳台上看书,那样很容易被远距离狙杀的,可这个笨女人怎么还是改不了。不过,这倒是一个机会,不如…”  莫月心中想着,嘴角忽然阴邪的上翘。打开狙击枪的保险,那瞄准镜中心点已经对着妻子的头,慢慢下移,划过那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亲吻过无数次的嘴唇,接着是脖子处那棵璀璨的红宝石。他依然记得那是自己第一次完成任务拿到的赏金后给妻子买的。  现在,已经瞄准了妻子的小腹,那里还没孕育出他们的结晶。再次瞄准妻子的心脏。莫月有些紧张,这是他从没遇到过的紧张,深呼吸了几次,勾动扳机的手指有些僵硬,汗水从额头低落,似乎那激起的尘土可以掩埋这个世界一样。最后,他终于轻轻地勾动了那个扳机,只听见“啪嗒”一声,接着莫月猛然站起,收拾了自己的家伙走开了…  阳台上的安然手中的杂志忽然掉落地上,却在此刻惊醒,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又看睡着了!”  原来,那狙击枪里并没有子弹,莫月没有把子弹随时放进枪里的习惯,他怕走火。    4.  “安然,白天你做了什么?”  “我在阳台上看书,结果睡着了。”  莫月不做声,想了一会,说到:  “下次不要坐在阳台上,你知道的,我是杀手,会有敌人,他们总会来报复我。所以…”  莫月还没说完,安然就倚靠在莫月的怀抱里,微笑着点头表示同意。莫月紧紧抱着安然,他心跳的很厉害,因为他心中正倒数着能拥抱妻子的最后时光。  礼拜四,上午十一点整。此刻安然正坐在她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看着文件。忽然门铃响了,进来一个快递员。  安然一笑,她知道是自己的丈夫每天订的极品乌龙茶送来了。在签收的时候看了一眼那个快递员,是一个新人,  “你才来?小辉今天不在吗?”  “恩。他有事回老家了。”  说完,快递员急忙走开了。  打开包装,果然那清香立刻溢满办公室。今天的茶味特别浓郁,看来是老板珍藏许久的了。安然轻轻地捧起茶壶,倒入一个小小的紫砂杯内。正要往嘴里送时电话却忽然响起。  “亲爱的,是我。那个茶还没喝吧?我也在那家店里,老板说今天送错了茶,你不要喝,一会就会有人来取。”  果然不到三分钟,刚才的快递员来了。  “不好意思,小姐,您的茶在这里。请原谅。”  看着已经交换过来的茶,安然一笑,什么都没说。  莫月放下手机和高倍望远镜后叹了一口气,他还是无法下手。其实那个送茶的快递员是自己雇佣的杀手,在那壶茶里放了剧毒,当他通过高倍望远镜看着安然接受到倒茶他心中五味杂陈,和妻子的美好回忆一下子让他不自觉地拨通了电话,在最后一刻拯救了妻子的生命。  夕阳西下的时候,在自由广场上莫月看着鲜红的太阳余辉从许愿池上拂过,他想起刚认识妻子时候的景象。那时候妻子也是这样站在夕阳下,最后一缕阳光划过安然的秀发,池水映照着点点闪光,就如同女神一样,那一刻莫月就爱上了这个女孩。  后来他们知道彼此的身份,莫月想放弃,可那时因为一场意外,安然为莫月挡住一颗子弹,从此,莫月心中便永远有了安然的影子。  回忆着这些,莫月的手机忽然响了。  “孤星,任务如何了?”  “银狐,我想我还需要时间。”  “好。你记住,这是你成功的机会。哦,对了,雇主说只要你完成这次任务就还有一条新任务交给你。”  莫月沉默了。但话筒那边还喋喋不休说着:  “雇主让我告诉你,只要你完成这次任务,新任务是你继续你生活,而你的妻子会被一个和她长的一样的女人代替,所以你拥有了一切。”  莫月继续沉默,他脑子里混乱无比,似乎有千万的浪潮击打他的意志,终于,脑海崩溃了,他对着电话大吼道:  “见鬼去吧”  广场上的鸽子一下子都飞走,所有的人几乎都看着莫月,时间似乎停顿在他的眼神里,那凌厉的目光和他的疯狂震慑了周围的一切。    5.  礼拜五下午三点五十五分。两个火热的身体正缠绵在一起。那疯狂的叫声,混杂肉体的“啪啪”声就像一曲生命的颂歌,那让人沸腾和无比享受的景象激励着两个相爱的灵魂。  “莫月,你会一直这么爱我吗?”  “亲爱的,你是我的永恒,永远不变。”  随着两人同时发出亢奋的声音后他们仅仅拥抱着不动了。许久,莫月靠在床头软垫上抽着烟,那朦胧的烟让他的眼神有些捉摸不透。浴室里发出阵阵水声,那是安然在泡澡了。  莫月猛然掐灭烟头,取出放在一个盒子里的药水,那是乙醚,只要给毛巾沾上一点,那窒息的香味就能让人昏迷很长时间。他想弄晕安然后用一把锋利的刀子割破安然的动脉,让安然流光血而死。这样既没有痛苦也不会留下什么证据。伪造一个自杀现场是轻而易举的!  莫月轻轻走进浴室,他脚上套着一次性鞋套,手上没有手套,要知道像莫月那样的杀手手指上的指纹早已经割去,他们会准备一些人工指纹,虽然很昂贵,但比手套更容易迷惑警方。  “莫月,是你吗?”  “恩。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  安然没有发出声音,但却摆放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她闭着的双目十分安详,那还未退去的红晕犹在。  莫月没有迟疑,只那么一秒,安然只发出一声嘤鸣就昏过去了…  手中刀片闪着寒光,莫月眼中犹豫不决,那些名和利的诱惑值得我这么做吗?只要一刀,这个女人的尸体处理好了就会有另外一个和她长相一样的人来代替,那么,自己什么都没失去,而且还获得了所有的一切…想着想着,那刀片已经放在安然的动脉上了。  莫月闭上眼,正要用力滑下,却听见安然一声悠长的叹息,莫月猛然睁开眼,原来是自己迟疑太久,安然就要醒来。也就是这么一下,他放弃了,手中的刀片被扔进马桶里,进入了下水道。  安然醒来后奇怪的看着莫月,隔了好久才开口说:  “怎么了?你脸色很难看。”  莫月忽然心跳加速,模糊地说道:  “刚才我问你是不是要按摩,你就自己晕过去了…”  安然无奈地摇头,只说了句自己太累了就起身,披上浴袍,拉上莫月的手到房间去了。  他们躺在床上,安然像个小猫一样蜷缩在莫月的怀抱里,而莫月则失眠的看着一切。  当早上莫月被安然叫醒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床头摆放着一个盒子,他惊呆了,那是放乙醚的盒子!他知道安然一定看到了,要是安然联系到昨晚忽然昏迷的话,那是多么让人惊恐的事情啊!  “你怎么了?”  安然看着莫月有些发愣的样子不禁的问道。而莫月迟疑着,他发现这几天他的反应变得非常迟钝,看来这次的任务已经影响到自己的心神了。但看安然的样子,莫月又放心了,因为安然显然没有联系那个乙醚是做什么的。    6.  今天是星期六上午八点整。这天安然要去公司一趟,因为下个礼拜三是结婚纪念日和生日,所以必须做好公司的安排。  当安然的保时捷卡宴开出车库的时候,隐没在窗帘后的莫月一半嘴唇笑了,而他的另一半却无动于衷。此刻他的心里十分复杂,他在安然的车里做了手脚,不是剪断刹车,而是安放了一颗炸弹,一种不会爆炸的炸弹,它只在接受到命令后发出一阵烟雾,然后闻到的人就会疲乏,昏昏欲睡,可以想象在开车的时候人睡着了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只要对面一辆车那么一碰撞,一定会让现场惨不忍睹的。  毫不知觉的安然依旧如同以往开着车,她闻到了一种奇怪的香味,她确定自己车里是没有这种味道的。但因为在路上,只好等停车了再看。不过越来越浓郁的香味让安然起疑心了。紧急靠边停车查看。  什么都没有,可是那种香味却真实存在。就在安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莫月来电话了。  “安然,我吧香水忘记在你车上了。那是一种暗杀用的香水。”  按照莫月所说,果然在副驾驶位下方的一个角落找到一个只有一立方厘米大的立体金属盒,安然微微一笑,把它放在一个密封袋子里后开车上路了。  莫月放下手机,自己哈哈大笑起来,一直到眼泪都出来了才停下来。其实那车里的香味是莫月故意弄的,他想要是安然发现并扔掉那个玩意那么她就不会有危险,而且自己也给了安然机会。他终于决定不杀死自己的妻子。他要带着妻子远离这里。他们有足够的钱。  当晚上安然知道莫月决定离开这里的消息时候却呆愣了。她不知道莫月怎么会那样想。安然显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莫月只说自己搞砸了一个任务,可能被人盯上了,他让安然尽早先离开,自己几天后就会来找她。    7.  礼拜天凌晨一点。安然小心的起床,她来到卫生间,拨通了电话。  “是我。我想和你见面。很着急。”  安然在卫生间里呆了好长时间才出来。她看着还在睡觉的莫月,眼中神情复杂。似乎有什么想说,却又说不出口。  上午十点。安然把车停靠在一个冷清的街角里,过了好一会忽然从一个小弄子里出来一个男人,用极快的身法上了车。安然忽然倚靠在那人身上,他们说着什么。此刻莫月正盯着这一切,他双拳紧紧握着,甚至发出了骨头的脆响声。  是的,凌晨的时候他听到了安然的电话,他也跟踪安然来到了这里,但没想到自己看到的竟然是安然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难道因为要离开?难怪昨晚安然会有那么惊讶的表情。原来是因为这些。   共 1018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异常性不育预防要点
黑龙江最好的专治男科医院
昆明哪里的医院能够治好癫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