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育儿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二百二十五章木魅之幻 神魂再显威

发布时间:2019-09-25 20:28:30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二百二十五章木魅之幻 神魂再显威

丹田世界中,各种灵根的复苏,并未到给周浩修为上的直接暴增,反而因为根基锤实,原本浩如烟海的精纯灵力,在一系列的消耗,精炼,以及修复自身灵根亏空之后,仅仅只在大地之上形成了九道灵泉,而这九道灵泉对应着七种灵根,每种灵根各一,剩余的两道很是神秘,至于何用周浩还不得而知。

此时虽说经脉,穴位,包括身体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在不断吞噬摄取空气中的灵力,不断精炼补充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二百二十五章木魅之幻 神魂再显威

,但是所炼化出的灵力和摄入量,几乎是一万比一之数。

因而即便经过半天时间恢复,可以调动的灵力还不足百分之一,因而导致周浩在上擂台后,立刻全力发动神魂之力,以防止被人有机可乘。

因此褚健凭借本身异能,想要掌控主场,根本就是做了无用功,反而在周浩神魂映照之下,显露本质。

“云道友请了,在下玉衡城褚健便是,此番登台也是迫不得已,得罪之处还望道友见谅。”褚健,一个幼时生存于荒野之地,以野兽妖物为食,以天为被以地做床,对于危险有着野兽般的直觉。

登台的一瞬间,原本散漫随意的心思立刻消失,在其眼中,云氏(周浩)就如一尊随侍可以伤人的凶恶妖兽。不说其他,在山野中如鱼得水般,可以给自己提供感知的木魅之心,在接近云氏(周浩)瞬间,如同藤蔓般伸展的无形触手,如遭雷击,瞬间做出回缩搅动的防御变化。

因此在迈出一小步之后,褚健立刻停步,出言和周浩闲聊起来。对他来说,最好的手段便是神魂之力出动,即省时又省力,然而此刻却不得不改变策略。

只因直觉,褚健就不轻身冒险,这样的天赋和警觉绝对很高,而周浩被对方搞的有些糊涂,自己是被迫无奈,施展神魂护持自身,对方是因为什么。虽然也察觉到神魂异常,但第一时间并没有明白会有修士能在筑基期,就和自己一样,开辟了紫府空间。

对方客客气气,周浩也只得回复,于是答复道:“褚道友请了,在下姓云,单字磊,说不上得罪之,只是各争机缘而已,道友胜了是你的本领,败了也只是自己修为不足,机缘不到罢了。”

“哈哈哈!道友倒是看的明白,不过道友怕是不知道,褚某今次特意登台,可是只能赢不能输……”褚健话音未落,数十丈方圆的擂台之上,一阵濛濛云雾缭绕,绿色苍翠遍布。

周浩神色陡然一边,暗呼不好,却已经迟了,眼前景象顿时大变,仿佛瞬间置身于茂密的丛林之中,似乎就连空气中,都带着丝丝草木的清香。

褚健在开言之初,似是无意实则有意,随便飘散的袍袖,带着丝丝细弱牛毛的灰色,在周浩看不到的神魂屏蔽下,向着擂台飞去,表面看去就似乎只是几丝尘埃随风飞舞,以有心算无心,褚健这一手可谓旗开得胜。

这些细密的灰色尘埃,仔细看,哪里是什么灰尘,居然是一种只有针尖粗细,长短比之汗毛还要短上几分的种子。而且数量几乎难以计数,褚健的随手一散几乎不下十万种子,除了周浩身侧以神魂之力护持的三尺之地,瞬间布满了种子。

擂台之外,褚健做了什么,怎么做的,在场没有一个修士发现,包括七星城七位城主在内,鹤无忧,黄忠碌,千万筑基修士,只是突然看见褚健放声大笑,白衣飘飘,双掌散布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灵光,似乎牵引周什么。

而对面几乎十丈之外,云磊却是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连褚健身在何处都不知道,脚步缓缓,似乎在寻觅着什么,甚至不时还随手捻起什么放在鼻尖轻嗅。

外界的变化对周浩来说,似乎已经不再重要,或者说已经身处另外一个环境,脚下是郁郁葱葱的杂草,肆意的占据着每一寸土地,甚至将粗壮的树木都围裹的密密匝匝,藤蔓,努力的伸展着身姿,向上攀爬,高耸的树木遮掩了天空,寂静,无声,没有一丝别的生机。

良久,周浩嘴角微微挂上一丝笑意,而在紫府之中,神魂同样不断品味着四周的幻境,并不断尝试模仿。

不错,周浩没有被褚健迷惑,尽管褚健所施展的是其可以算是神通的本领,那些灰色种子,其实就是当年木魅未曾成熟的种子,被褚健拿来培育炼化,种子本身除了繁衍生息之外,还是木魅的攻伐手段,只因为失去了本体掌控,威能不足十之一二,但好歹褚健也吞噬炼化了木魅之心,血脉气息中有着一丝木魅的遗传,再者两者同源而生,所以这些算是妖灵之种的种子,被其掌控做为杀手锏。

以往即便碰到筑基后期修士,褚健凭借这些种子,也大多都轻易取胜,而这些种子平日更是依附在身躯毛孔之中,随时不断培育炼化,取用随心,云磊(周浩)果然瞬间被控制。

但是因为神魂中的警告,褚健并未第一时间出手击杀,反而谨慎小心,不断以灵力法术操控种子,在方圆数十丈的擂台之上,构建更加逼真的幻境。

这不光是战斗厮杀,比拼手段,同时也是对自身实力手段的锤炼,遇到不受幻境影响的修士,并不是就要扑上去拼命,最好的办法对他来说,就是在不断战斗中,体会敌人对幻境的破解,寻找破绽早做弥补,这样未来才能更加强大。

黄忠碌早就站直了身躯,满脸焦急之色,鹤无忧也有些难以置信,坐起来看着目中无神的周浩,一步步毫无防备的接近褚健。

“公子,这云公子怎么回事?怎么好像被迷惑了心神,一点都不知道在往敌人身边走呢!”鹤无忧身边的女修,虽说也惊艳于褚健的妖魅,但是似乎和鹤无忧感情更深,爱屋及乌之下,显得格外为云磊(周浩)担心。

鹤无忧听到女修问话,拧着的眉头非但没有舒展,反而更加紧皱。

七星城七位城主,一字排开座在远处观战,见到褚健出手制胜,最开心的不是玉衡城主,反倒是闿阳城主,连日的阴郁一扫而空,抄起身边酒壶咕咚咚就是一阵猛灌。

“呼,舒服啊!我说郝大城主,这云氏小子怎么回事嘛?难道说前几日的伤势严重,坏了脑子不成?你看看,啊!居然就这么直不楞登一点防备都没有,往别人身边走呢!”

手舞足蹈,满面通红,能看到这个让自己丢脸的蝼蚁,被人虐杀,怎么能不让他开心。

擂台之上,周浩紫府神魂双目紧闭,并未睁开,这种状态自神魂凝聚至今一直未变,但是此时紫府之中,一片苍翠悠远的茂密森林,凭空浮现,神魂就如同在自己家中一般,闭目享受着这一切。

草,微微弯曲,茎叶上丝丝雾气流转,脚下,深色的大地不断蔓延,时而有雾气汇聚成水珠儿,顺着茎叶滑落,摔在深色土地之上,稍微溅出水花,随即隐没消沉,藤蔓摇曳着柔韧的身躯,不断试探着适合的落脚处,努力向上攀爬,粗壮的树木身躯斑驳,横亘的枝丫透着沧桑和不屈,枝叶茂盛带着轻颤,似乎在迎着风儿呼吸。

褚健面露喜色,看着一无所知定定站在身前三尺的云磊,目中漏出一丝嘲讽,什么疯子?什么狗屁无敌天骄,还能和金丹顶峰修士硬抗而不落下风,在本少眼中,都是蠢货,蝼蚁,还不是任凭本少玩弄于股掌之间。

指掌不断伸缩蜷曲,一道道灵力牵引勾连着木魅之种,额头上微微渗出一丝晶莹汗珠,往日最多也就施展千百颗种子,最多不过万枚,而今一次拿出近乎十万种子,已经是倾尽所有全力以赴,因而他也不敢放松一丝,这种掌控已经榛至极限,稍有差池幻境出现大的破绽暂且不说,即将到手的胜利就有可能化为泡影,万一再被对方临死拼命所伤,那就不值得了。

右掌伸出,指尖灵光乍现,一道翠绿色尖刺猛然出现,深吸一口气,褚健左脚抬起往前一步跨出,带动指尖笔直锋利的尖刺,直向云磊眉心点出。

三尺,别说是修士,就是凡人,这点距离在抬起胳膊的瞬间,就几乎化零,褚健这一步,如同踩踏在无数修士心尖一般,使人心脏骤停。

“云兄小心”

鸦雀无声的擂台上下,一道焦急的呼声猛然炸开,黄忠碌终是不忍云磊(周浩)就在眼前被杀,呼喊示警,尽管心中知道云磊中了幻术,示警也是枉然。

褚健指尖木刺不长,只有半尺长短,由一身纯粹灵力所化,别说一个人的脑袋,就是凡铁也经受不住这一点,嘴角笑意蔓延,仿佛已经看到了云磊被点破脑袋喷溅鲜红的血色,舌尖残忍的舔着嘴角。

“啪,一声脆响。”

“啊……”刺骨的剧痛让褚健顿时清醒,手腕上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让他在短暂的麻木后疯狂嘶吼。

“我的手,啊!我的手断了……”

郑州银屑病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郑州银屑病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郑州银屑病医院网络预约
郑州银屑病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郑州银屑病医院要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