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娱乐

垦荒人的垦荒情

发布时间:2019-08-23 18:18:43

核心提示:201 年7月14日,民主与法制社美丽中国边疆行采访报道团走进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宝泉岭管理局共青农场,与垦荒代表杜俊起、马淑清等重温那段 燃烧的岁月。

201 年7月14日,民主与法制社美丽中国边疆行采访报道团走进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宝泉岭管理局共青农场,与垦荒代表杜俊起、马淑清等重温那段 燃烧的岁月。

当代文学巨匠丁玲在散文《杜晚香》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什么地方是最可爱的地方?是北大荒!什么事业是最崇高的事业?是开垦建设北大荒!什么人是最使人景仰的人?是开天辟地、艰苦卓绝、坚忍不拔,从斗争中取得胜利、从斗争中享受乐趣的北大荒人!

经过三代垦荒人的努力,昔日的北大荒已经从人烟罕至的蛮荒之地变为今日全国最著名的商品粮基地、名副其实的天下大粮仓。天翻地覆的变化,离不开那些扎根建设北大荒长达五六十年的老垦荒人,是他们为北大荒 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

告别了母亲背起行装,踏上了征途远离故乡,穿过那无边的原野,越过那重重的山岗,高举起垦荒的旗帜,奔向遥远的边疆,勇敢地向困难进军 7月14日,均已步入古稀之年的北大荒最早一代垦荒人马淑清与杜俊起一同唱起了《垦荒队员之歌》,歌声将聆听者带回到60年前那段 燃烧的岁月

愿去最可爱的地方

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上个世纪50年代,一大批来自黑龙江、河北、山东、天津的知青,响应党的号召,从所属城市来到北大荒,掀起了开发建设北大荒的热潮。

杜俊起是天津垦荒队的领军人物,至今他还保留着零星的天津口音。1955年,杜俊起带领着天津垦荒队在北大荒萝北县建立了天津庄,这一扎根就是60年。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北大荒已非荒地,抬头可见湛蓝的天空,低头即是绿油油的稻田,优美的环境,令人心旷神怡。一句当地最流行的话可以概括现在的北大荒 耕作在广袤的原野上,居住在现代化城镇里 。

不过,当初的北大荒条件却异常艰苦,狼虫出没,荒无人烟。然而即使这样恶劣的条件,当时的青年垦荒者仍趋之若鹜。究其原因,杜俊起说,几乎每一个来北大荒的垦荒者都怀揣着这样的梦想 出去闯一闯,为国家建设做点贡献,感到有前途,有奔头。

19岁的天津男青年杜俊起来了,16岁的天津女青年李之雯来了,17岁的哈尔滨女青年马淑清也来了

而事实上,所有能来的青年垦荒志愿者都是经过精心挑选,是当时青年中的佼佼者。如天津团市委在一万多报名者中只挑选了268名青年,分批去萝北垦荒。

那时,志愿者必须同时具备几个条件:个人自愿、家庭历史清白、身体健康、爹妈同意、家庭要有剩余劳动力。 杜俊起补充说, 并不是想来北大荒的都可以来,筛选、家访、表态,挑思想坚定的、能在北大荒扎根的、能向困难作斗争的,所以能来的人都感到非常光荣。

去北大荒之前,各地政府都对志愿者交代得清清楚楚:北大荒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没有人,到那儿就得开荒种地,就得重新创业安家。

垦荒代表马淑清说,来北大荒的人不会有逃兵,谁也不愿人生有污点,谁也不愿做拖后腿的人,大家你追我赶,都要求进步,而这就是他们那一代人。

从事最崇高的事业

1955年11月,杜俊起作为发起人带领天津青年志愿垦荒队第一批52人到达萝北,与北京垦荒队会合,开始了开发建设北大荒的漫长征程。

选址,伐木,盖房子,建农庄。一切都要靠白手起家。

别看杜俊起从天津来时只有19岁,但农场里的活儿他几乎干了遍。

中间的过程虽然说起来简单,但垦荒队员还是没想到遇到的困难会如此之大:要在没有路的荒原上趟出一条路,队员们经常要在齐腰深的泥水里行走;帐篷里没有床,垦荒者们就把一棵棵原木摆在一起,上面铺上干草,早上醒来行李是湿的,半夜下地更会踩上一脚泥;夏天,蚊子、牛虻轮番 轰炸 ,没有蚊帐的队员们有的蒙着被子,有的把裤子套在头上。垦荒队员们编了一首打油诗:北大荒三件宝,瞎虻、蚊子和小咬,白天黑夜三班倒。最难熬的是冬季,寒风刺骨,手冻得似猫咬,累了也不敢休息,稍停全身立刻冰冷难忍。

每次上山伐木,因为不能很快回来,垦荒队员都要自带窝窝头。杜俊起说: 窝窝头我们是揣在怀里的,因为一放外面就冻硬了。饿了,我们就啃口窝窝头;渴了,就抓把雪。

杜俊起还记得,第一次上山伐木时,晚上穿着棉大衣,戴棉帽子睡在帐篷里,早上起来被子上结一层冰,根本叠不上。

我们那时特别积极,都是青年团员,来北大荒纯属自愿。自愿找苦吃。在我们看来,吃苦是光荣的。 杜俊起说当时并没有什么人叫苦。

杜俊起的老伴李之雯也是天津支边青年。1956年12月 0日,杜俊起、李之雯同另外两对青年一起举行集体婚礼。三对新人谁都没有新衣服,只是把墙壁贴上报纸,两个人的行李搬到一块儿。买来烟酒糖茶,杀了一头猪、两头羊,所有支边青年享受了一次 大餐 ,就算办了这人生大事。

垦荒队员马淑清,是1955年12月25日由哈尔滨市来到共青农场开垦荒原的。马淑清来的理由很简单:全国人民都来建设黑龙江,自己是黑龙江本地人,更不能落后。

她还清晰记得,在北大荒过第一个春节前,哈尔滨市政府、团市委派来慰问团。当时他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都特别高兴,连蹦带跳,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慰问团鼓励他们要克服困难,并带来家乡人民的问候,同时带来的还有慰问品和慰问金:桔瓣糖、冻梨,还有每人5角钱。

当时甭提多高兴了,这5角钱放在我兜里,一放就是半年多。到了1956年的四五月份,我们几个 妹商量,将5角钱托人从嘟噜河小卖部买了些咸菜,大家一扫而光,别提吃得多美了。男同志买回来的蝶花香烟大家轮着抽,真美啊! 马淑清每每想起总觉得回味无穷,她说那时的 咸菜就大饼子 比现在的香肠还要香。

传承最坚韧的精神

开天辟地、艰苦卓绝、坚忍不拔,从斗争中取得胜利、从斗争中享受乐趣,这就是北大荒众多垦荒队员的真实写照。

现如今,北大荒已经成为中国的大粮仓。

几乎每一个北大荒人都会自豪地告诉你: 我们北大荒现在每年打下的粮食可供四大直辖市和海陆空 三军 吃一年的。

几十年来, 忠诚、奉献、创业、拼搏 的北大荒精神感染着一代又一代人。

凡是别人会的我都要学会,别人能坚持的,我一定要坚持到底,决不后退。 马淑清说。

而近些年,每有中央领导来北大荒考察,杜俊起、马淑清等垦荒代表都会被亲切接见。 领导们从来没有忘记过我们,这对我们是巨大的鼓励,每一次都非常激动。

时光荏苒,当年的垦荒队员如今多已步入古稀之年:杜俊起,79岁,马淑清77岁,李之雯76岁

从共青农场退休后,马淑清仍担任向阳楼院党支部书记,杜俊起更是把传承垦荒精神作为自己的使命。最近的三四年间,他被邀请去农业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兄弟农场和学校作了多场报告。

传承垦荒精神的报告,对听者是震撼,对讲者则别有一番深意。

每次的报告对我来讲都是一个促进,是再教育。回忆过去和青春,特别是现在形势这么好,让我感觉心劲更足了。 杜俊起满怀深情。

至今杜俊起已经在农场生活工作了整整60年。人老了总是故土难忘,杜俊起也想到要落叶归根回天津老家养老,但在天津只待了5个月,已经让他很不习惯。

尽管天津生,天津长大,但总是感觉一切都很陌生。出门谁也不认识,尴尬得很,不像在这儿,这个喊爷爷,那个喊大爷,走到哪谁都认识,到处都有唠嗑的地方,你到天津行吗?

与天津相比,北大荒给杜俊起的感觉是 朋友、战友,一个战壕的人都在这里,走到哪都有说话的地方,走到哪都乐呵。这儿人亲、土好、水好、空气好,每天都是蓝天 。

我们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黑土地,但我们青春无悔,因为这段经历给我们留下了一辈子受用不尽的精神财富。 马淑清说。

妇科肿瘤发病原因
抚顺好的医院治男科
濮阳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