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星座

浊流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41:50

古庙。  黄昏像一柄硕大无朋的伞捂住它,铅灰色的云层更若海洋一样没有边际。树叶在枯瘪的树上俨若骨架之上灰黑的炭一般,浮漾着烨烨的冷辉,夕阳之处,是大片大片斑斓的硫磺晶体云块。雾,雾笼罩大地。秋风起处,几尺栖巢的乌鸦“呀”地一声飞去,秋风瑟瑟,四下喑然。  弯月若刀,不知何时“嗤”地撕裂裹尸布般云帛,露出嫩黄的脸。  “好的,”她从古庙里踉跄而出:“喝了二两猫尿,装他妈的个屌!”他骂骂咧咧,摇摇荡荡,俨若被气晕的、被击败的、被玩弄讥笑过的一条狗,一条落荒而逃的狗。  无数的树,它们的枝桠就像鹰的爪子,而那月恰像人的半个脸,扭曲,“哗”地大笑,地凹下去,他逃,抱着头逃,谈看见杨金垒洁白的手、纤细的手,戴着金黄镯子的手,他想哭,他想笑,但他哭不出,更笑不出,他想骂:“奶的,二两猫尿,装他妈的屌!”他大声骂出口,他觉得自己满嘴喷粪,洁白的蛆虫哽住自己跳动的咯血的喉头,杨金垒苍白的唇也飞来恶狠狠地盖住他的嘴,他呕吐,猛烈地呕吐,像中了暑,像看见许多从脓血中爬出蝇虱叮在那个女人硕大丰满的奶子上。  许多树,许多树,许多月,许多月,都是被吊着抽打的胴体,济济一群,狼奔豸突地跳蹦,挨一鞭大嚎一声,像大哭又像大笑,都染满鞭痕与鲜血,他冲过去胡乱撕扯,而黑光粼粼的树叶忽地化作无际的夜雾吞没了他,他也大嚎一声,像一头被一刀捅在心窝上的贪婪的狼,两眼里充满了绝望,凄厉恐怖,然后曝尸于野,他的心满布仇恨。  “于小栓,于小栓,”很久很久才有个叫魂似的声音把他叫醒。杨金垒她满身的翠绿都在你面前浮动,她飘逸的长发直垂到你的脸上,她鸽乳般高高耸起的胸脯紧贴着你的胸,她玉洁冰清的手甚至要勾你的脖子,你挺身怔怔地望着她,她浅浅地笑,那笑像霞轻、像露甜,像梦样引人向往。你伸双手,去掐她的十指,她蓦地起身就走,就像一只灵巧的母兔,钻进翠绿的高粱地,伸出她金华闪闪的臂,向你摊开手掌,她高贵的脸不可仰视不可亲近,她带着高梁的翠绿道具,令人莫测高深,她艳丽之极的脸“噌地渗出一道阴弧,逼人心魄,透人骨髓,她的十脂象金制的小爪伸向你而她的一切都陷在密不透风的翠绿内翠玉门,你打着颤,你抖着骨,尽力着平生之气,与她接近,而她全身的脂粉金银之气你毛发皆竖,使你心寒胆颤,使你鬼哭狼嚎一声落荒而逃,而在背后你听到她自由兴奋得意的仰天大笑,在心底你形成和磔磔地刺耳声音,直刺进每根神经。”  他回头破口大骂:“臭婊子,金钱的小老婆,没有感情的破鞋、靠蛆虫生活虚荣的卖淫妇,”他头沉沉的象一匹受伤的狗,丧心的狗迷智的狗,而弯月此时象一个静静的女人,温柔淑贤的含情脉脉的目注他,大地凹凹凸凸坑屋陷湫,只是一片月光清明,他奔走着,他看见大片沈厚的雾象沙洲,象江屿,甚至象“老满”那一脸的褶皱,一脸的麻坑,他厌恶极了,但大雾覆盖了他,褶皱轻灵如蛇地缠绕他,他无法出气,他闻到刺鼻的1605、3911的气息,麻坑都扩大,缩小成晶亮浑圆的黑洞,里面流着烂气息极重的脏水,他大声打着喷嚏,一个接一个,一串接一串,他感到有泅死的危险,他大呼救命,老满便“噔噔”跑过来,满脸褶皱与麻坑“吃吃”地牵动笑,一伸手抓住他的脖领拎公鸡般把他拎离土地,他觉的自己象公鸡般“咯咯”地响,瞬间吐出一滩鱼腥来,他轻松极了,快乐极了,便跟老满一头攘进古庙,老满不知从哪里取来一瓶二锅头,头朝上,口对口地咕噜噜地灌,喝的红鼻子酱脸,嘴里含着火辣辣的便说:“这会我出钱,到下会,可不,可不行,她妈的水灵灵杨金垒,嫩嫩软到了你怀里,你他妈别醉昏了眼:你嘴里咸咸的,一时不置可否,便发魄“老满”铜环也似熇熇牛眼瞪紧你,似要给你剥皮抽筋、或者把你生吞活剥,他象一头吸血鬼,他茹毛饮血,他敲骨髓他见逢就钻,他犹若肉中荆剌,你浑身瑟缩作响,夜空中能听到你“磔磔”脱衣的声音,脱个赤裸体一丝不挂,脱个身无寸衫不衫不履”杨金垒正穿着高跟白玉凉鞋、挺着天似细长脖颈,扭着水蛇腰,满头碧翠,香雾缭绕纱裾缃衫,“从门外走过”,你骂骂咧咧:“奶的,”二两猫尿,装他妈的屌。  星星鬼魅般出现了,他穿过狭隘的红墙胡同,看到杨金垒的家,窗上一塌病黄,忽地一声笑,那是她傻弟弟,就像碧眼的休鸟一声尖利直到他心底,他心中蓦地卷过一阵角束瑟,他难以控制自己,若堤之崩溃,他听到牙与牙的格斗声“喀嚓喀嚓”他听到空气中江流澎湃他看见大地陷于石火电光,陷于混沌迷茫,他冲过脚下的木栅栏,象一条灰色的狼,伸出两只尖利手爪象前扑去.  杨金垒象夜雾中和秋菊,象死去的幽灵,霍然出现在他面前,她霜眉冰睛,冷颜寒腮,胸脯坚挺,大义凛然从容不惧,他望着杨金垒,看见她一汪秋水,两片樱唇,一团桃腮,看见她含怒未发,含嗔不作,他看见了许多红光喷耀的铁汁子,煜煌浩汤而来,他发现自己的皮肤,毛发、心、都发黑都焦枯,都变的萎靡不振,夜空中开始有“吱吱”地声音响起,“她好美,她衣衫有意无意透露出她丰满的奶子,她的裙子薄而透明,短而明快,他能凭感觉知道她的大腿的纤长隽秀,坚实,她的发”犹若黑染,她耳朵象钟乳石,石笋洁白柔嫩.  唉!他叹一口气,杨金垒在一片灿烂的金光里冲他淡然一笑,伸出她白玉般的手拉他进入那片青草菌菌,浓阴敞日的地带……他的心灵开始升腾,古庙,烟雾,贫埆和土地,母亲被日月劳累刀刻斧凿青筋凸露的脸,大把的钞票,飞雪似的彩礼,女人的柔,一群群怀胎的羊,这些忽然都翻倒了五味瓶,他坐在脚下黄土上,他回头看见,黑白的时间难以数计的脸,钞票、彩礼、手、羊、把时间掏的空空如洗,一年过去又回到原地,黄土还是黄土,风沙依是风沙,象一片混浊的流水,滔滔不绝,于黄昏,杨金垒沐浴在霞光里,手持镐锄,满身尘埃,摇头叹息。  唉!“媳妇”他深叹一口气。 共 23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患了遗精以后该怎么办-缓解遗精食疗方式
黑龙江最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文章百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