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体育

傲世龙祖 第二十四章 真君子唐极

发布时间:2019-10-13 03:27:11

傲世龙祖 第二十四章 真君子唐极

“轰!”

就在个时候膳房发生了爆炸,声响非常巨大,打破宁静黑夜,也不知惊醒多少弟子,他们起床循声望去,只见是膳房方位。

立刻,无数弟子赶往膳房,他们睚眦欲裂,昨夜就害的他们没有早膳可食用,今天还敢来!

“真是胆大包天,竟敢连续作案,今晚一定要抓住这个贼!”有弟子嗷嗷直叫。

“太放肆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

“别让他跑了,一定要抓住他!”

圣龙院立刻灯火通明,莫灿几人也被惊动,迅疾赶往膳房,他们也怒了。

饭,对他们这些每日修行消耗巨大的人来说,那就是命!

害他们没饭吃,就是在夺他们的命!

膳房突兀的爆炸声,让外面的长老惊了一下,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一声喝吼从膳房中爆发,竟然是唐极的声音。

“呔!大胆狂徒,昨夜就是你偷吃食材,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看招!”

“轰!”

膳房中发生大战,不时便传出桌子板凳轰然爆碎的声音,气浪滚滚,冲出膳房外。

“无耻小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白日要嫁祸于我,陷我于不义!”

唐极义愤填膺,振振有词,大义凛然的怒吼,手中不忘动作,不断出拳一通乱砸。

“今天你跑不掉!不枉我从下午就苦苦蹲在膳房里,没想到你真的出现了,束手就擒吧!”

唐极出拳,霸道无披,他满眼血丝一咬牙狠狠给了自己两拳,又给了自己一大耳刮子,顿时将自己嘴巴打出血来,顺着嘴角就溢了出来。

这还没完,他双腿一震,身子后飞,宛如是被人踢中腹部,重重摔在墙上。

“轰隆!”

巨响滔天,膳房被摧毁的一塌糊涂,木屑如碎花,随着气流飞射。

“你这个鬼鬼祟祟的无耻小人,今天拿不下你,我就不叫唐极!”唐极一边抽自己耳刮子一边大吼。

“圣龙院怎么出了你这样的学生,简直是我圣龙院的耻辱!”唐极以气逼出一口血来,喷了一地。

“你这样的人不配为圣龙院弟子,你这么做害的同门上下无饭可吃,你如此自私你良心就不会痛吗!”唐极抓起一口大锅就朝门外狠狠掷出,将正欲冲进来的长老阻拦住。

长老刚接住他最心爱的大黑锅,转眼间便看到无数厨具飞了出来,什么菜刀、勺子、盘子等等,跟天女散花似的,那盘子都有数百个,长老脸都绿了,赶忙接住,手速无敌。

“你毁我名誉,嫁祸于我,我今天一定要替圣龙院上下师兄弟惩处你!“唐极打的可卖力了。

这时,唐极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丢了,眼看长老将所有厨具都接了下来,准备冲进来,他一拳朝着窗户打出,顿时窗户纸炸的荡然无存。

“狂徒别走!”唐极大吼一声。

长老急眼,他冲进膳房,只见满身是血的唐极正准备朝着那破碎的窗户冲出去,他登时睚眦欲裂,朝唐极喝道:“你就在此地,我去追!”

“长老一定要抓住这个宵小啊,这厮不简单!”唐极见到长老喜极而泣,他捂着胸口,又满脸痛苦之色,强行逼出两口血来,喷了长老一身。

长老哪儿管得了那么多,瞬间冲了出去,只见黑夜中一道影子闪过,他追了一路竟然追丢了。

乱七八糟的膳房里,唐极透过窗户也看到了一抹黑影,心中一愣,那黑影是谁?

“还有神助?”唐极有些发懵。

圣龙院已经被搞得乌烟瘴气,众弟子围堵而来,打着火把,同时长老也去而复返,满脸悔恨之色,心情格外糟糕。

“长老,人呢!”唐极满脸焦急之色。

“我,我追丢了。”长老叹气,一脸懊恼。

“噗!”唐极喷血,跟不要钱似的,指着长老鼻子就骂:“你身为长老竟然追丢了!他难不成还能插上翅膀飞了吗!你可是长老啊!我岂不是白白负伤了!你这长老怎么当的!还不如我去追呢!”

长老有些委屈,那黑影速度太快了,跟鬼魅一样就消失,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出来,着实有些丢人。

膳房外,无数弟子冲来便见到这一幕,众人脸色震撼,只见唐极一身是血,狼狈不堪,一身衣裳都破了,灰头土脸,却指着膳房长老鼻子骂,这简直了……

“长老,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有弟子喉咙蠕动,着实没看明白呀

“唉,都是老夫大意了,让那贼跑了。”膳房长老连连叹息,懊悔不已。

“难道不是唐极?”众人狐疑。

秦峰、宁清婉、妙空、林寸等人盯着唐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众人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大家都错怪唐极了,唐极可是我圣龙院最大公无私的学生。”膳房长老徐徐将方才的一切讲述给众人听。

原本膳房长老还是有那么一丝怀疑的,可是见着那一抹黑影,他就没有道理认为那贼就是唐极,故此想到白天之事,目光中有些愧疚。

宁清婉等人小嘴都微张,有些羞愧,原来真的不是唐极?

此刻,唐极满脸都是血,跟花猫似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脸色也有些苍白,明显负了伤。而这些伤便是他与那卑鄙的贼大战所留下最好的证明,大家却一再冤枉唐极。

众人羞愧不已,觉得白天做的太过了。

“看来是我们误会你了。”赵武尽等人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说道。

唐极咳嗽了两声,摆手道:“都是同门,无须说那些,我唐极不是没有气度的人,不会放在心上。”

“唐极,你看见那人长什么样子没有?”有人问道。

唐极摇头:“他包裹的很严实,面部也遮住了,黑灯瞎火的根本看不清,可恶,就差那么一点!”

说着,唐极拽紧了拳头,满眼怒色,有些懊悔。

“唐极,你为了我们抓贼不惜涉险,还负了这么重的伤,白天是我对不住你,日后你就是我林寸的兄弟!”林寸是性情中人,满眼感动,虽说唐极没能抓住贼,也没能守住食物,但这份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值得他敬佩!

“此人作案嫁祸于我,我不过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而已,没有那么伟大。”唐极摆手道。

“我就说,我兄弟怎么可能干出那样粗鄙之事,我南山没有那样的人,唐极可是怒天侯的儿子,不屑于那么做。”莫灿说道,他没有看走眼,唐极是好样的。

这一夜算是折腾完了,唐极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无疑是高大的,不少人对他还有些愧疚

众人散去,经过这么一折腾,他们相信那贼不可能再作案了,唐极抹了一把冷汗,终于糊弄过去,神经舒缓下来,回到了院子。

他伤势不重,都是皮外之伤,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嫌疑也洗脱了,唐极心中美滋滋的。

只是心中越发疑惑,那黑影是谁,还有这么凑巧的事儿?

且身手极好,长老都没将其抓住?

也幸亏没抓住,抓住一质问岂不露馅了?

“少爷,伤势如何?”刚进院子,阿萱便迎了出来,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都是皮外伤。”唐极说道。

“要不要准备洗澡水?”阿萱问道。

唐极看了看自己浑身,想着夜也深了,说道:“算了,今儿太累,先睡吧。”

“好。”阿萱便进屋去了。

唐极看了阿萱两眼,目光中闪过狐疑之色,没有想太多,进屋躺下便睡,却有些睡不着。

“以后膳房是不可能再去了,怎么办呢……”唐极呢喃,他可不能亏待了自己,饭是一定要吃饱的。

这是非常棘手的问题,他可不想活活饿死。

每一日圣龙院的弟子便会增长,两个多月时间过去,圣龙院已有数千弟子,而还有许多人在路途中,尚未抵达。

这些时日可将唐极愁苦了,每天吃不饱睡不好,他需要寻求出路,不然修行都没力气。

这一日练完拳下山,唐极在山里转悠,走到凶兽区域,这里接连山脉深处,凶兽数不胜数,即便是长老也不敢独自深入,打猎也只是在外围。

唐极是不敢轻易跨进去的,望着那茂密深林,他依稀能看到一些凶兽影子,只是落在他眼里都是拔了毛的美味佳肴。

恋恋不舍离开此地,山下阿萱等候多时,唐极下来便上前说道:“少爷,唐雨他们到了。”

“通过考核了吗。”唐极问道,不论如何,那是唐家的年轻族人们,他还是希望那些族人能够通过考核,成为圣龙院的弟子。

“有小部分通过了。”阿萱说道。

“知道了。”唐极点头,圣龙院的考核还算比较苛刻,不可能每个人都能考过,这是必然的。

阿萱跟在唐极身后,说道:“少爷,已经开始有人要挑战少爷了。”

唐极愣了愣,摸了摸下巴他还差点忘了这回事,圣龙院弟子唯有七十二山少主住的奢华,平常子弟想要有单独的院落,需要挑战七十二山少主才行。

他唐极修为最弱,很多人也没有见过他,各自信心满满的肯定会出现要挑战他的情况。

“人多吗。”唐极笑着问道。

“有五六人正在斗龙台等少爷,恐怕未来这几天挑战者会越来越多。”阿萱说道。

唐极带着阿萱朝斗龙台而去,这段时间他成长不少,正好检验一下修行成果。此刻斗龙台围满了人,无比热闹,都在等正主出现。

成都专治前列腺囊肿医院
哈尔滨看的好白癜风的医院
昆明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上海看阳痿的医院是哪家
邢台治精囊炎的好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