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体育

柳岸一张VIP卡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12:33

(一)天上掉馅饼  陈根高中毕业后一直没有事可做,也不想老是呆在家里,更不想和父亲那样一生都是背朝蓝天、面向黄土地过一生。他有个远房亲戚叫“李叔”的,住在邻村,听人说在城里混了两三年。就去找他,想跟他后面出去混混。  俩个人在城里合租了一小套民宅,东捣西戳的做了不少行当,也没赚到什么钱,看来,城里也不是天堂,也不会掉馅饼的。俩个人听人辍拨做了点小生意。又亏了本,欠了一屁股债,走投无路的时候便心生歹念,去敲诈出租车司机,俩人配合的不错,成了几笔,小捞了一些。  司机也有认栽的,叫做“破财消灾”,保住了命就算了,也有报警的,但警方已有一厚叠案例,待查,况且,其中不乏有不少是出租车司机敲诈乘客的案例,很难说的清,于是这一类案件多半搁置成了死案。  陈根高中毕业,头脑还是有点的,也就是看准了这点才敢和李叔一起下手的。  那天吃过晚饭,两人照例又在“逍遥夜总会”门前的石凳上聊天、抽烟,顺便观察踩点。看着店里出入的人,和门前出租车上下的人。  这时,看到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夹着个黑色皮包向一辆“别克”车走去。两人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盯着他,只见他刚到车边,还没来得及开车门,就把皮包打开,拿出手机准备接电话,正在这时,有一张卡片样的东西掉落下来,那人没发现。  只听他说:“对呀,我是钱局长呀,你的那事情我放在心里了,什么时候让你的表妹来我这里,我会交代她的。就这么说吧。”看来是个有权有势的人,能给人办事,也能玩人家表妹的。  等他上了车一溜烟开走后,陈根赶快把那张卡片捡起来,回来一看,是一张VIP贵宾消费卡。不知上面还有多少钱?一晚上两个人就在研究它了。  第二天,说好由陈根去探底的,晚上8点半钟,陈根穿了最好到衣服,去了“逍遥夜总会”。在大厅里,上了柜台就直接问:“请小姐给我看看,这上面还剩多少钱?”  小姐拿过来看了看陈根的样子,不很熟悉,也不太像来玩的,就有了一点疑心,给刷了下卡,妈呀,居然是十万!  小姐定了定神,说:“这卡是你的吗?”  陈根事先想好的说:“不、不是我的,是我舅钱局长的,我从乡下来,想让我舅找点事做,舅说要等等,怕我急,说拿张卡去逍遥夜总会,玩玩再说。”  “哦,是这样的,怪不得我看你面生呢,你等等,我得到出纳去核对一下!”  前台小姐赶快去找到赵经理,如实地说一个穷小子拿着昨天才开给钱局长的十万元的贵宾卡,自己还说是钱局长的外甥。  赵经理正在琢磨这事,小姐说:“报警吧,这肯定是被贼偷了的,”  “你傻呀,要是真的是他舅怎么办,我们没弄清就报警,他一生气我们下面的项目就麻烦了。”  “要真的是被偷了呢?是不是打电话和钱局长核实一下?”  “他那脾气你也知道,为这点小事定会发火,反正和我们没关系,他自己也不敢报警,报了警,这笔钱怎么交代?”  “那怎么办?”  “你去把他的卡赶快收回来,消掉登记资料。把卡里的钱兑给他,让他走人,十万一分不能少。万一真是他外甥,少了不好说,要真是小偷,钱给了他,他也收了,就是他自己的事了,钱局长自己料定也不敢声张,我们也就没有干系了。”  “真是便宜这个小子了。”前台小姐满心不情愿的去出纳处,还专门去了趟银行兑了现金十万给了陈根。  这真的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整个晚上俩个人都没有睡意,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合计着这笔钱如何使用,还掉欠债1万多元,还有8万多元,就是说每人可分得四万多元。  李叔说:“这次得瞅准了机会才能下手投资,否则又会亏本。明天买份晚报仔细研究研究,投资什么方向才能赚钱。”  “我不想再待在这儿了,提心掉胆的。”陈根说。  “现在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过日子了,只要不去干以前的事,不就等于一笔勾销了吗?还怕什么?”  “我想拿一点钱去买彩票碰碰运气,然后回到村里去,和老村长竞选一下,上次搞的竞选都被他们贿赂了,我就不信,我一个堂堂的高中毕业生就没有竞争力?”  俩个人似乎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都不愿意再走老路去干那非法的营生,都想着好好的生活下去。  李叔还想着钱生钱的发财梦,不知道钱生钱是多么的难的事,而权生钱是多么容易的事。陈根还想着竞选个村官,就是不清楚是想为大家办点实事,还是为了以后钱来的容易,就像这个钱局长钱来的这么容易一样。  最后两人一致认为:明天一早,赶快乘第一班车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既让他心惊胆战又让他在欣喜若狂的城市。    (二)VIP卡的自白  我是一张VIP卡,因为我在“逍遥夜总会”使用,所以人称我“逍遥卡”。  我的主人原来是“逍遥夜总会”的老总李秀英,虽然是个女老总,可她不是等闲之辈,原来夫妻两人都是公职人员,改革后,看许多人发了,商量后,保留一块铁饭碗,女的先下海试水。  十多年下来,也有了起色,李总人好,心也好,做事干练,拿得起放得下,为人处世,出手大方,有道是:“巾帼不让须眉”也,风声水起时,起码有两家同行被她逼下了马。  那天李总把我们姊妹仨从保险柜里取出来,喊来了前台经理小赵,让她把我们送出去,一张2万的是给分局治安大队的“陈大”,一张5万的是给帮装修的装饰城灯具老板,最后那张10万的是给市里一个什么局的钱局长,就这样,我们不再待保险柜里睡觉了,被激活了,开始忙活起来……  可是,不巧的是,那天钱局长从“逍遥夜总会”出来,刚走到小车前,手机响起来,他掏出手机接电话:“对呀,我是钱局长呀,你的那事情我放在心里了,什么时候让你的表妹来我这里,我会交代她的。就这么说吧。”就在钱局长掏手机时,不小心把我带出来掉在了地上,钱局长急着上车,夹着皮包,一手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司机小何一踩油门,车子“呼”一声开出了。  正在这时,夜总会大门对面昏暗的灯影下,有两个贼头鼠目的人盯着“逍遥夜总会”出来的每一个人,这时看到有一样东西掉了下来,等车一开走,赶紧上去捡起一看,“妈呀,是张贵宾卡!”他们恐怕这辈子没见过“贵宾卡”才会喊我“妈”的。两人高高兴兴回到住处,得意忘形,不再话下……  回到住处后,两人合计开了。  一个说:“别是假的!”  另一个说:“我看不会,亲耳听到他自称钱局长的,再说了,能出入‘逍遥’都是些什么人?”  “那就试试。”  “反正我们的生意也做不成了,还欠一屁股债。”  “还说呢,就是你非要我辞去工作和你捣鼓什么生意,下海就呛了吧,人家有后台的,弄个文,签个字,盖个章的都好说,我们这货,不亏才怪呢。”  “别说了吧。”岁数稍大些的老李阴着脸:“那回碰瓷差点白送了一条腿,这回胆子大一点,步子块一点,想找个冤大头做一单吧,这不,有人送上们来了。”  “我的娘哎,碰什么银了,弄个打劫的!”我在“逍遥夜总会”那会儿可没碰见这类货,那里都是正经八百的,有身份的人,都有教养,文质彬彬的,栽到这两人手上不知后果如何。  两人商量了一夜,决定由小陈去探底,小陈长得年轻些,虽说是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倒也在县城里上学读到高中,应该有点见识。  第二天好不容易捱到晚上八点,小陈定定神去了“逍遥夜总会”,眼睛不敢东张西望,竟直走到前台,和小姐打个招呼,递上贵宾卡说:“小姐帮看下,里面还剩多少钱,看够不够过夜?”  小姐刷了下卡,吓一跳,是10万!便将卡递给座班的赵经理。  赵经理问小陈:“这卡是你的吗?”  小陈说:“不,不是我的,是我表舅的。”  “你表舅是谁?”  “我表舅知道吗?那不就是市里那个钱局长吗。”  赵经理一听,心想:对呀,这张10万元的贵宾卡是我亲自交给钱局长的啊。  “我知道,我知道,那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我么,是从老家来看表舅的,想请他找点生意做,他说得等等,怕我住的闷,就给张卡,说是让我出来消遣消遣的。”  “原来是这样,我让小姐先招呼着你,这儿没来过吧,可好玩呢,我去一会来。”  赵经理赶紧跑过去找李总,说是钱局长的那张卡在一个小子手上,还自称是什么外甥,别是小偷偷了去的,要不要给钱局长打个电话核实一下,不行就报警。  李总说:“你傻呀,这小子要真是他外甥,你这一核实不是找死,要是被偷去的,与我们何干?再说这10万元的卡他也不会在乎的,就是小偷,你能把他打死?报警后,这10万元的卡也说不清啊。”  “那怎么办?”  “给他10万元现金,把卡拿回来,让他走人!”  赵经理回来说:“和你舅舅联系过了,他让把卡上的10万元钱一分不少的兑给你,随你便怎么花,这样也好,省得你麻烦,你看如何?”  “那当然好,那当然好,就现在?”  “现在还不行,出纳到银行去了,你明天再来,行吗?”  “行,当然行,我明天来一准能成了?”  “成!”  就这样,小陈初战告捷,只要到明天就能抱回一大捆现金……10万元哪!  这一整夜,两人都没合眼,先兴奋,后激动,合计了一整夜,几乎是争吵了一整夜,为啥?有了钱为啥还吵?  我听他们上一次对话就知道一些,今天老李说了:“咱下海是一步错棋,一错再错,滑到了这一步,几乎在犯罪的边缘,要靠打劫来混日子了,追债的人又不放过,想好了做一单大点的买卖就洗手,咱还是做个踏实人,安稳点。”  小陈也说:“凭咱那高中生的料子,怎么着也能去竞争个村官当当,难道不比那二麻子强?要是当初走对一步,也不至于做起了打劫这行当”。  他们争吵的结果我就不知道了,但愿有了这笔钱,他们能够弃恶从善,做点正当的事情,或者去竞选个村官,从此不用提心吊胆的去做什么强盗,即使做个小小的芝麻官也好。  客官,说到这儿,就能打住了,我这一张遗失的“逍遥”贵宾卡如果能改变两个人的一生,我也就庆幸了。 共 37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男科
昆明最好的癫痫研究院
昆明能根治癫痫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