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体育

实力派写手漂泊不是家原创首发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39:59

村东头大柳树下是翟家,翟家有哥儿俩,哥哥叫金旺,弟弟叫银旺,金旺已经成家,娶的是邻村的一个农家女,叫韩佳。  韩佳韩佳,一听名字,就让人联想起“饥寒交迫,贫困之家”的“寒家”来,果然她一进翟家门,家里就没平静过。先是她生孩子难产,不得已进行剖腹产,术后大出血,又是输血又是输氧,几经折腾,才算从生死关上夺回两条性命。接着是公公婆婆患病,花干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两位老人相继去世,又欠下一堆烂屁股债。于是村里开始有了闲言碎语,说韩佳是灾星,有她在,翟家就不会有好日子过,银旺的单身日子注定了。这话传到韩佳耳朵里,她又好气又好笑,心想难道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是她左右得了的吗?她不信这个邪,决心要和命运搏一搏。  俗话说:人抬人高,人贬人低,这话用在银旺身上最恰当不过,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根本不像个成年人的样子。在村里大钱挣不来,小钱不想挣,有事没事抱着个篮球满村乱扑腾,回到家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手机,连自己的袜子也懒得洗。勤劳的村民当然看不惯这样懒散的人,所以背后捣他脊梁骨的人还真不少。  韩佳却不这样想,认为公公婆婆走了,她作为嫂子有责任有义务帮银旺成个家,老辈子留下过一句话就是长兄如父长嫂比母,小叔子的终身大事她不操心谁操心,于是一有机会她就托亲靠友帮银旺介绍对象,人们当面不驳她情面,转过身就把她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心里当然想的是像银旺这样一个“车没车房没房,一天不挣饿肚肠”的半吊子,就是长得再顺眼,有哪个姑娘愿意跟他当苦守寒窑的王三姐?  家里有两个壮劳力,守着几亩薄田,靠小打小闹种庄稼根本翻不了身,翟家自然成了扶贫工作队攻坚帮扶的对象,面对丰厚的帮扶条件,韩佳动心了,就鼓动金旺银旺也甩开膀子办个生态园,但金旺却认为把搁置的土地和闲散的人员集中起来,投资大,风险高,周期长,不如外出淘金来钱快。因为话不投机,小两口开始了冷战,谁也不搭理谁。  为了躲避扶贫工作队的纠缠,也为了在韩佳面前挣回男子汉的尊严,金旺让银旺和他一起出去打工。银旺本来也想趁着扶贫东风,在村里搞个项目一鸣惊人,见哥哥和嫂子张弓持弩,觉得自己再去异想天开求发展,无异于火上浇油,可是在村里破罐子破摔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就和哥哥一起随着村里的一个工程队,外出打工去了,走时金旺当然不会主动和老婆打招呼。  打工地点离家也就百十里路,很快就到了。他们一到施工地,就得听工头的安排。在村里的时候,别看银旺不咋的,可在这里浑身却有使不完的劲儿,水工、焊工、刀工的活路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工头安排给哥哥的很多活路,还得他上前帮忙,不然,金旺要吃工头的话头子。  金旺出门,韩佳不担心,她知道他稳重,使她放心不下的是银旺,一担心他不会照料自己,二担心他在外惹祸,所以,她常常求菩萨求上天,让出门在外的哥儿俩健康平安。  家里空落落的,扑扑拉拉的活路却一点也没有少,韩佳忙罢这头忙那头,家里收拾得有模有样,地里打理得有棱有角,村里人都说她勤快、能干,那种说她是灾星的传言却不知飘落到哪个下水道了。  一日傍晚,韩佳正在菜地里忙着,手机响了,是金旺打回来的,原来是金旺想老婆了,忍不住才放下架子拨通了老婆的号码。几句不咸不淡的问候之后,韩佳问:“银旺呢?”  金旺随口答道:“找蓝秋去了。”  恰好在这时,金旺电话那头一个工友在催金旺:“金旺,快点。”  “好,我马上就来,你们别等。”是金旺的声音。  “银旺去哪儿了?”  “进派出所了,别管他。”这还是金旺的声音。  “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有一手……”工友的话还未说完,金旺的手机没电了。  韩佳吓得魂都飞了,金旺和工友的对话充分说明了银旺的处境,就是他犯事儿了,是这个愣头青为争球打人了,还是他到超市偷球了?银旺在村里的时候就喜欢抱个篮球窜来窜去,也不知道他在那里投球砸坏了人家的贵重东西?韩佳满脑子都是一连串的猜测,哪还有心思干活,本来要拔草的,却鬼使神差地扯掉了黄瓜秧,要给豆角放水,却把水管放到了韭菜地里……韩佳此时多想有个男人宽大的臂膀靠一靠啊。  地里的活干不下去了,再给金旺打电话,还是关机,给银旺打电话,无人接听,这位没有经见过大世面的农家女简直要疯了……  凉风一吹,韩佳冷静了不少,她决定乘车去找银旺,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那地方离家里不远。  但是去看小叔子,两手空空不行,百儿八十块也是杯水车薪,向邻居借吧,又怕坏了银旺的名声,一狠心,韩佳来到了镇上的“发家屋”,她要卖头发。  说起她那头发,远近上下没有能抵过她的,发质、长度、粗度、亮度都是上乘,有人找上门来给她开价三千她没舍得卖,现在“发家屋”老板却给递一千五,也难怪,现在是送货上门,老板不狠狠宰一下进门客就不叫头发贩子,经过讨价还价,贩子才勉强答应给两千。  两千就两千吧,反正能解燃眉之急,韩佳接了钱,躺到穿衣镜前的发椅上,闭上失望的眼睛,任由贩子挥剪在头上摆布,委屈的泪水悄悄流出了眼角……  剪过头,对镜看了一下,韩佳简直认不出了自己。头发贩子精着呢,头发的价格不是论斤论两论尺论寸来加减乘除的,而是取决于极限长度,多一寸价格有可能会翻几倍,所以贩子没给韩佳剪个和尚头就很对得起她了。  韩佳不敢多看自己,因为头发的长短已经和金旺的不相上下,此时她在乎的不是自己是男是女,一心只想着能够早点拦车上路。她想再给金旺打个电话,一摸身上,不见了手机,这才意识到自己慌里慌张把手机放进了菜筐里,菜筐还在地头上。  韩佳不顾一切赶到地里,菜筐还在,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是银旺的,她急忙拨过去,刚通,就急不可耐地问:“银旺,你急死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嫂子,我好好的,怎么了?”银旺纳闷,“我手机放在工棚里充电,见几个未接电话是你的,就回电话问问,可是你不接。”  “你真的没事?”韩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事可别满嫂子啊,你哥打电话说你进派出所去了,是怎么回事?”  “嘿嘿嘿……”银旺一阵爽朗的憨笑,“嫂子,我也说不清,闲下来你让我哥给你解释。”  韩佳听到这里,一下子瘫坐到了地头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说起来还真有点戏剧色彩。一日饭后,一个姑娘送一个孩子去幼儿园,恰在这时,一块广告牌从高空中坠落下来,银旺飞一样地冲上去把孩子推出老远,自己的鬓角却被广告牌划了个大口子,血流满面,姑娘对银旺感激不尽,非要亲自领银旺去卫生所包扎,就这样,他们认识了,通过交往,银旺才弄清楚这孩子叫徐明,不到6岁,在上幼儿园。徐明的父母在派出所上班,住在派出所的家属楼,最近被抽调到外地执勤了,孩子的接送就暂时交给了她这个当小姨的。银旺和姑娘很投缘,一有闲空,就凑到了一起。金旺看不惯,就提醒银旺别出格,银旺总是嬉皮笑脸回奉他:“哥,别眼红,我们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命中注定我要走桃花运。”  姑娘热情大方,说话喜欢直来直去,她告诉银旺,她家也在农村,父亲办了一个生态园,但是缺劳力,想招赘一个上门女婿执掌门户,如果银旺愿意,她愿和他继续发展下去,银旺呢,吃吃直笑,直言不讳地说:“宝宝,这个毛脚女婿我当定了。”  金旺压根没想到他们的进展会如此顺利,当然替弟弟高兴。他想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给韩佳,没想到正通话呢,一个工友过生日约他和银旺去喝酒,他们云山雾罩的谈话把韩佳惊了个半死。  “那姑娘叫什么?”韩佳缓过气来问银旺。  “她叫蓝秋,蓝色的蓝,秋天的秋。说不清,道不明,反正我是糊涂虫,癞蛤蟆要吃天鹅肉,心有灵犀一点通。嘿嘿,嫂子,不远的将来,我就会有一个有生态园的婆家,如果我哥要回乡发展,我还会有一个有生态园的娘家,这就叫有福之人不用忙,没福之人跑断肠。”银旺先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接着正儿八经起来:“嫂子,说句实话,这里的活儿很苦,也很危险,楼房盖得再高也是人家的,要是我哥回咱村里发展,凭你的眼光,凭现在的政策,你们肯定能擎起自己的一片天,那样我哥就会天天呆在你身边,也不会让你为一点点小误会弄得心神不宁。实话告诉你吧,我哥现在也后悔了,有心回去,抹不开面子,请嫂子给他找个台阶让他下,他要再不领情,我和蓝秋一起上去收拾他,我们永远站在你一边,因为你有母亲一样的胸怀……”  听到这里,韩佳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了出来,她何尝不想过那种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的乡村生活,只说了一句:“漂泊何时是个家啊……”  韩佳虽有一肚子话,可她说不下去了。   共 33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患上性冷淡应当要重视如何调节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