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美食

春秋荒唐歲月系列短小說之走向人生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03:31

  摘要:能够正常上班,郑强当然高兴,免得每天看那些被关押的失去人生自由和备受生活煎熬的“坏人”他只是,只是牵挂着那个孤独的有着一身病疼的死不悔改的钟教授 一、

  郑强昨天还在和一群半大小子在镇上东头木鱼山玩冲锋陷阵的游戏,今天却进印刷厂当学徒了他之所以这么快就成为了一名工人,说来也是机缘巧合

  在这文革期间,武斗闹得厉害,镇上的中小学都放假了无书可读的男孩子开笼放雀满天飞这天,太阳刚从东边山尖露脸,郑强和镇上十几个大小不等的男孩子在木鱼山割茅草,当每人很快割完一捆,可以向家长交差了,便玩起了冲锋陷阵的游戏来

  看守山头阵地的“七位钢铁战士”面对山下八个“武装到牙齿的匪兵”的猖狂进攻,他们毫不惧怕当进攻者的土坷垃雨点般袭来,他们虽然没有“盾牌”抵挡,可是绝不退后一步,顽强的用土坷垃不停还以颜色

  最后,进攻一方以郑强为首的八人用箢箕作盾牌终于冲上山头,按照君子协定,郑强这一方胜利了失败方损失惨重,因没有箢箕遮挡身体,好几人被土坷垃击中身体部位隐隐作疼,有一个“战士”额头还被土坷垃中嵌着的瓦片击中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而郑强一方无人受伤算完胜因为郑强是敌方为头的,他负责领额头受伤的伙伴到镇卫生院看病上药卫生院就在镇政府旁边,好在郑强衣袋里还有几角小钱,带着小伙伴在镇卫生院清洗了伤口,额头用纱布打了补吧,让他独自回家,并嘱咐他对家长说是不小心自己摔的

  郑强一个人经过镇政府时,看见从门里走出来一个人,是王阿姨,她是镇政府的一个干事,她住他家不远,他甜甜地叫了一声王阿姨王阿姨问他,想不想做学徒,有一家印刷厂来镇里招工,想去就赶快去报名王阿姨说完,也不等他作答,有事急急忙忙走了郑强想了想,书也没得读,在家闲得无聊,去做工也好只是不知道招工单位要不要自己,管它,就是考状元也得先试试

  待他走进镇政府招工办公室,向一男一女两个招工人员说明来意,对方两人用审视的目光观察他一阵,然后那男的问他:“姓名年龄住址

  他答:“我叫郑强,年龄十七,家住本镇187号”他虚报了自己一岁

  那女的问:“为什么要参加工作”

  “早参加工作,早为国家作贡献”

  两位招工人员交换了一下眼神,相视笑了笑后,那男的说:“你被录用了,明天上午九点带户口簿、带身体检查表到麓山路南方印刷厂报到”

  郑强心里暗吃一惊,这么快就录取了他欣喜之余,连说谢谢叔叔阿姨,小步走出门后,便兴奋地往家狂奔

  在印刷厂报到时,郑强虽然将年龄虚报一岁,那企业政审人事干部只认真看了看他的身体检查表,便顺利通过了当他拿起被服行李来到分配的单身宿舍,和同舍一个唐姓老工人交谈中,初步了解到这家印刷厂基本情况,这是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共有人员六十多人,现在分成两派,以周成林厂长为首的一派算保皇派,以郭子敬为首的一派为造反派他们的分工是造反派抓革命,保皇派管生产其中地富反坏右等二十一种人就有十七个他问唐师傅何为二十一种人,唐师傅指着自己说,我就是二十一种人郑强吃惊地看着他,他苦笑了笑说,他在旧社会被国民党抓壮丁,当了几年兵,现在将他定性为国民党兵痞郑强问他为何定姓为兵痞,他说造反派要他交代在国民党反动军队时抢了老百姓多少只鸡吃,他说没有抢,他们说,国民党反动派不抢老百姓的东西,你这是在为国民党歌功颂德他们就用拳头、用皮带揍他,他疼不过,只好说抢了老百姓一只鸡他们说他交代少了,继续打他,直到说出他们满意的数量,这才算过了第一关他们又问他调戏强奸了多少良家妇女,他说没有他们又打他,直到他承认调戏了五个良家妇女,他们才罢手他说戴在他头上国民党兵痞的帽子就是这样来的后来,郑强进一步和他混熟了,偷偷问过他国民党抗日了没,他说抗没抗日天知道

  这家南方印刷厂这次共招收了十个学徒工,郑强和另外两个小青年分配到了机印车间学徒先期没有具体工作任务安排,自己在车间看事做事,无非是给机器搞好卫生,早晚给机械轴承加油,给师傅泡茶买早点等等当然,师傅享受这样的待遇,必须是要没有历史污点的人

  有历史污点的人,也就是二十一种人每天早上必须提前半个小时到厂,在脖颈挂上写有历史污点的牌子站立在厂大门前,站成整齐的两排,恭迎来上班的两派人员不过,他们对造反派更加恭敬,因为造反派势力大正吃香,造反派的郭子敬司令来了,他们将脖颈弯得很低很低,以示效忠郭司令,以此取得郭司令的好感,争取少挨打和解放脖颈上的牌子

  学徒们进厂大约半个月的一天,郭司令把十位学徒召集开会,每人发一张表填了,就算是加入了造反派组织其中有两个女学徒中一个长相漂亮的成为了郭司令的秘书,她不用上班,每天穿着军装,系着皮带,挎着军包跟着郭司令吃香喝辣,坐着司令的边三轮摩托车威风凛凛进进出出,把其他学徒们羡慕死了看着学徒们那副艳羡的轻薄模样,车间的师傅们打趣说,谁叫你们多长了一个鸡鸡,不然,也跟着郭司令享福去师傅们这样一说,倒让学徒们不自在起来

  郭子敬以前当了几年兵,复员后分到这家印刷厂,文革期间带头造反,夺了厂长的行政和人事权学徒们这次进厂就是他决定的,目的就是增加本厂造反派力量在社会上他是本市最大造反派组织的一个纵队司令

  二、

  郑强从九月份进厂已经满三个月了,厂方给机印学徒工定的是三年满师,但三个月后必须要能上机独立操作检验结果,机印车间三个学徒全部过关郑强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才知道前三个月是试用期,厂方并不预先通知你,他现在是正式学徒工了,三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还是师傅们说得好,学了技术才是真本事

  有一天郭司令从纵队文攻武卫指挥部来,要求厂里造反派工人晚八点在厂会议室集合,有行动

  坐镇厂部的王支队长把造反派战士集合好后等来了指挥部指示,今夜是全市革命行动,他们支队专政搜查对象是XX街二十一种人和XX大学的反动学术权威王支队长将抄家名单分发给大家

  分属一个支队的某某厂几十个工人也赶过来了,造反派工人战士个个头戴柳藤帽,身穿束新工装,脚穿大头工作皮鞋,手持木棒,臂带大红袖章威武出征

  到达XX街,造反派工人分成五人一组,按手中名单中的门牌号码敲开一户户人家,进行搜查,但凡封资修的东西都在抄查之列,并对其中有问题的和敢于反抗者实行专政

  郑强和一起进厂的李德成分在了三个中年工人一组李德成说自己原来是中学红卫兵,抄家有经验他们这一组搜查的第一家是逃亡地主成分,敲开他家门时,那地主和他的老婆及三个漂亮女儿看到这阵势早如惊弓之鸟为头姓秦的组长口头向他们一家人宣布了无产阶级专政搜查令,并命令他们站成一排不许动,然后开始搜查

  这个女人国之家几乎清一色女人的东西,片刻之间,从她们的柜里箱里捣腾出的花短裤、乳罩、月经带扔的满地都是李德成比较鬼,他不搜那些触手可及的地方,只在坛坛罐罐内掏摸,只在墙旮旯寻找活动砖

  捣腾半个小时,一组人在逃亡地主家搜查一无所获,组长给他们一家训话完,正准备离开时,李德成终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他在一处墙旮旯找着了一块活动砖,将砖拿开,从里面掏出了一只十分精致的红漆小长方盒,长方盒上着锁,他逼老地主将钥匙拿出来,把锁打开,将盒子在书桌上倒过低朝天,造反派们眼睛一亮,齐刷刷围拢去李德成数了数,袁大头银元十二块,金戒指一只,金耳环一对,金钗银钗各一件,地契房契各几份

  秦组长走到老地主跟前,用犀利的眼光瞪了他一眼说:“留着这些东西还想变天啵还想骑在穷人头上作威作福啵你说啊”

  这时的老地主早已经吓得一身筛糠,裤裆也湿了一大片,他用惊恐的求饶似的目光看着秦组长秦组长说:“你还瞪着牛卵子眼睛看我,想记住我,等着国民党反攻大陆来报复我是啵”

  老地主嗫嚅着说:“我、我没有……”

  秦组长不等老地主说完话,早一木棒敲在了他的腿上老地主一个趔趄,双膝跪在了地上他的大约十岁的小女儿,惊叫着叫一声爸爸,跪倒在父亲跟前用柔弱痩小的身体护住父亲

  小女孩这一声惊叫,令郑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想要是自己的父亲被打,他也会这样去保护父亲

  老地主一人被带走统一关押,他的罪证赃物没收上缴这一切都由秦组长负责和总部联系办理

  副组长刘胖子带领其余人按名单搜查下一家,一行人来到一家富农家富农男主人大大方方开了门,刘胖子命令他站着别动,富农老婆坐在椅子上用不屑的眼光看着一行人,刚才立了功的李德成命令她站起来富农婆虽然站立起来,但模样显得傲慢刘胖子问男主人,家里还有人没有,男主人朝一间房呶呶嘴,李德成上前敲门,里面没有反应,他踹一脚,门开了他一脚刚踏进去,只见一支黑洞洞的手枪口对着他李德成吓得叫一声“啊呀”,赶紧往外退,只见那执枪的大个头男人说:“你们是什么人,深更半夜私闯民宅”

  当过兵参加过武斗的刘胖子倒显得异常冷静,他宣布说,这是市造反总部统一行动,工人造反派纠察队对全市二十一种人家进行无产阶级专政,搜查捣毁一切封建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东西他说完这些,紧接着说:“你是什么人,敢拿枪指着工人造反派纠察队员”那人将枪收回,也不答话,转身从挂在墙上的军服衣袋拿出一本军官证递给刘胖子刘胖子看过军官证后说:“对不起,首长,请问你和这家人是什么关系”

  那军官说:“他们是我的父母,我这是来探家,床上睡着的是我爱人”

  刘胖子朝造反派工人说一句:“撤”

  出门后,李德成问刘胖子那军人是个什么官,刘胖子说他是野战军一个团长

  秦组长这时也回来了,一行人迎着冬夜的寒风按计划向xx学院赶去

  他们赶到学院教授居住楼,有先期赶到的造反派工人纠察队已经叩开了多家教授的家门,整个教授楼被折腾的乌烟瘴气

  三、

  郑强和李德成被造反总部派到临时看守所,看守近段被抓的各类“坏人”临时看守所设在一处小学校内,每一间校舍约关二三十人,墙旮旯里放置一个大便桶,大小便都拉在里面,早晚由被关押人员派两人抬着倒入厕所所有在押人员都睡地铺,被子铺盖由家属送来,三餐伙食也由家属送来,没有放风时间,地上寒冷潮湿,上了一些年纪的人睡了几个晚上都喊腰疼

  被郑强他们抄过家的那个逃亡地主和学院的文学教授,也被关押在了一间教室里挨打的老地主的腿至今还有些跛,郑强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在自家单位卫生员那里领了一瓶治疗筋骨疼的松节油偷着交给了他

  郑强至今还记得抄那家学院文学教授家的经过,他家那些封资修的古旧书籍被造反派们提走了一捆又一捆,其中有一套四本的清代发行的《石头记》,据说是孤本他跪着抱住那一套书不肯松手,硬是被秦组长从他怀里夺了去,书被夺走后,他那种失望失落无助情绪不亚于病人救命钱被强盗抢走,他的眼泪出来了,那眼泪是悲愤的绝望的紧接着他的一捆书写手稿也被李德成搜出来了,老教授冷不防从他手中夺过书稿躺倒在地,用身体死死护住书稿个头高大的李德成想从他身体下面抽出书稿,没抽动,秦组长和刘胖子一起上,将他整个人翻转身体,一人扭住他一只臂膀,李德成才将书稿抢到手眼看着书稿被拉走,老教授竟像孩子般摊到在地呜呜哭了起来郑强觉得这老头好可伶,心想将书稿拿回退还给他,可他又没有这份胆量

  老教授作为抗拒改造的反动学术权威被临时被关押后,好在郑强可伶他,多少给了他一点生活上的照顾老教授姓钟,妻子在广州某某大学教书,独生儿子也在另一座城市工作,郑强负责给他买三餐饭菜老人因为痛失书和手稿,心绪一直处在极度的悲哀中,饮食吃得很少,原本斑白的头发,几天时间就全白了老教授和被关押的其他“坏人”一样,在冬天潮湿的地上睡地铺,很快腰就受不了了郑强将自己的一床棉絮给了他老教授或许受了感动,或许是喜欢青年人,在郑强带他去医院看心绞痛病的路上,他问郑强的学业成绩和爱好郑强回答了老人的问话后,最后表达了想将来读大学和热爱文学的心愿老教授告诉他现在应该读一些什么书,将来读什么院校比较实在等等

  郑强只在临时看守所看管了十天“坏人”,就被抽调回印刷厂上班,后来有人告诉他,是李德成给郭司令打了小报告,说他阶级斗争意识淡薄,同情死不改悔的反动学术权威分子

  能够正常上班,郑强当然高兴,免得每天看那些被关押的失去人生自由和备受生活煎熬的“坏人”他只是,只是牵挂着那个孤独的有着一身病疼的死不悔改的钟教授

  作于2016.7.8.

  共 4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郑强,一个偶然有了一份工作,可以说是有福之人却没想到成了造反派的前头兵,在与地富右以及资本家的斗智斗勇中,始终未改初心总在关键的时刻,暗中同情、帮助那些所谓的坏人,正因为这样,十六岁的郑强才没有随波逐流,成为一个让人痛恨的走狗这样,也确定了他的人生,不会走歧路,而是正确的人生航道或许,这正是作者小说标题《走向人生》的意义吧尤其是小说结尾时郑强与老教授的对白,也含蓄地暗示了《走向人生》这个主题这篇小说,技法老到,文辞凝练,叙事干净利索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不复杂,并不代表不深沉,也不代表小说有缺陷或瑕疵总之,这篇小说也暗示了青年人,在人生的道路上,为人做事,还是稳忍些、多点善心总是好些吧小说有抑恶扬善的倾向和功能故,推荐欣赏【:轻至无痕】

  1楼文友: 16:45:20 拜读老师的大作,学习了问好老师 喜欢写文字快乐自己,从好心情过来学习

  2楼文友: 21:21:52 洋洋洒洒几千字,辛苦了小说题材很吸引读者,仔细阅读故事始终,更觉意义深刻,不同凡响文革时期人们思想的膨胀,造成许多冤假错案,好在那段历史已经平反,人们会记住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引以为戒,问好道人

  楼文友: 21:58:04 好的到位的编按不亚于一篇美文,平时就喜欢看轻至无痕的编按,今天有幸看到了老师为我掘作所作的十分到位的、很负的精美编按,心存感动谢谢,遥祝夏安 2015年元月29日,特将原名“玉彊道人”更改为“寻梦潇湘”

  4楼文友: 22:1 :16 谢娇娇品读打赏你说得很对,小说的可读性是十分重要的,为了做到这一点,我写完一篇小说,往往先给家人看,他们觉得故事集中紧凑,看了不瞌睡,我再发出去,否则,我会进一步修改或重写如果家人没有时间阅读,我会将 文章放上几天,像读别人的文章一样去吹毛求疵,进行对比,力求写好,做到最佳 2015年元月29日,特将原名“玉彊道人”更改为“寻梦潇湘”

  5楼文友: 12:44: 6 曾经的岁月,曾经的往事,今天回想起来,别有一番感慨

  6楼文友: 15:08: 历史的扉页匆匆翻过,可是好多内容却像烙贴一样烙在心上,不忘过去,才能珍惜现在北社到访,犹于酷暑中拂过一阵沁人心脾的荫凉,顿觉神清气爽 2015年元月29日,特将原名“玉彊道人”更改为“寻梦潇湘”

  7楼文友: 08:02:05 如果说时下流行的美文是鲜艳的花朵,给人带来的是赏心悦目的美,那么我觉得道人的文章不是鲜花,也没有那种 美 的感觉把他的文章比作,一株生在田与野的交际处的谷子较为合适没有扑鼻的花香,只有来自泥土的淡淡的自然清香,结出的沉甸甸的谷穗压弯了腰,也压在读者的心上,沉甸甸的

  8楼文友: 10:48: 2 谢谢北社再度品鉴留言这篇小说我写的并不怎么费力,只是写的心疼,因为他基本属于实写,其中绝大多数事情是作者亲历过的小说中的保皇派厂长姓周某林(我在小说里改动了一个字),很好的一个人,土改干部出身,记得我被机器压了手,是他用草药帮我治好,而且没有留后遗症;造反派司令姓郭,小说中改了名,他的小秘确很漂亮,和我一同进厂,后来和他结婚生子;查抄富农家时,遇到的那个军人是个营长,小说中我给他升了一级;钟教授,确姓钟,原美国某某大学教授,用中文和英文发表小说, 上世纪50年代出于爱国,从美国回到新中国,人乐观,虽然身处逆境,他还当我面一口气背出《红楼梦》中的葬花词等,记忆力超强,我很佩服他,成了他的追星族 2015年元月29日,特将原名“玉彊道人”更改为“寻梦潇湘”

小儿佝偻病引起的O型腿
冠心病症状表现有哪些
急性腹泻应该注意什么
老人患有典型心绞痛吃通心络可以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