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网 > 科技

小孩溜进人家院子里玩水溺亡之后谁该负责任

发布时间:2019-12-01 19:12:23

  小孩溜进人家院子里玩水,溺亡之后谁该负?

  日前,此生命权纠纷案成功调解。

  黄某在平阳县鳌江镇一座水库脚下建造了2间房屋,刚好家门口有条溪流,他就索性用铁闸门把门口这一段溪水圈进了院子里,还在溪底铺设了水泥和瓷砖。完工后一看,俨然就是他家的 私家泳池 嘛。

  泳池 出现后,就有人趁屋主不在家时偷偷溜进院子里游泳,附近的孩子也常把这里当作玩闹的好地方。

  因为无人监管,意外发生了。

  小饶(化名),13岁,江西人,随父母住在平阳。去年8月28日下午,黄某的院子没有上锁,小饶和同学小胡、小谌偷偷溜进 泳池 游泳。

  小胡、小谌游得开心,不知不觉中从浅水区渐渐游至深水区,等他们回头看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饶不见了。

  上岸后,小胡、小谌看到小饶的衣物还在,就到周边和附近山上找了找。他们找了一会儿还是没见人,心想他可能自己先回家了,于是两人也各自回了家。

  而小饶的父母在家左等右等,没等到儿子回家,却等来一个噩耗:有孩子在溪中溺亡,孩子被确认是小饶。

  悲痛之余,小饶的父母认为,圈进溪流的那个黄某,和小胡、小谌的监护人都应该对小饶的意外承担相应。因赔偿事宜谈不拢,当地有关部门多次调解都没有结果。

  最后,小饶的父母将这些人一并告上平阳法院,要求黄某赔偿经济损失81万余元,小胡监护人和小谌监护人对此承担连带。

  一方面,几个被告都觉得很憋屈。黄某说了,我只是对溪流进行美化,并没有改造成真正意义上的泳池啊,他们溜进我的院子里游泳出事,和我没关系吧,为什么我有管理和安全保障的义务? 小胡、小谌监护人方面则认为,事发时小饶没有呼救,当时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没有发现小饶溺水了,所以他们的孩子并没有救助的义务,所以也没有赔偿。

  一方面,小饶父母方面也有自己的道理:黄某对事发溪流进行修整,应当负有管理义务,由于管理不善造成孩子溺亡,应承担。而小胡、小谌明知小饶不会游泳,发现小饶不见了,虽然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但也应该认识到小饶存在溺水的可能。因此,两人的监护人都应承担相应。

  法官告诉你

  被告整修溪流增加风险需担责

  但小饶的父母自己也要负

  庭审后,经办法官觉得此案还有调解余地,于是对各方进行释法明理。

  法官对黄某说,对溪流进行修整,无形中吸引他人前往游泳,除铁闸门外,他人可通过其他地方进入溪流,这的确增加了意外事故发生的风险,需要承担相应。

  对于小饶父母,法官称,小饶是未成年人,事故发生与家长没有尽到监护有关,所以也需承担一定。

  另外,法官也提醒小胡、小谌的监护人,小胡、小谌与小饶是同学,又是一同前往游泳过程中发生意外,不管从法律上还是从人道主义上,都要对小饶父母进行补偿。

  最终,经调解,各方达成一致协议:黄某向小饶父母支付补偿款3万元,小胡、小谌的监护人各支付补偿款3000元。同时,平阳法院和小饶就读的学校均向小饶父母进行捐款,捐得善款4000元。另外,法院也免除了小饶父母相应诉讼费。

  据温州都市报

节能
民生风情
星座运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